首页 微博热点正文

宜华健康,秦汉鼎革之际的“酒宴”,公务员论坛

作者丨孙家洲

秦汉鼎革,是一场威武雄壮的前史重头戏。司马迁在《史记秦楚之际月表序》中从前以“五年之间,号令三嬗”加以归纳。楚汉之争中最精彩的局势,都与“酒宴”相关。如:摆开楚汉之争前奏的,是千古传扬、触目惊心的“鸿门宴”;楚汉之争的首战“彭城之战”,有刘邦的“日置酒高会”在先而导致大北;楚汉之争正面坚持的要害时刻,有不可思议的“挑拨宴”,楚汉之争的决胜时刻,有项王悲歌的“垓下夜宴”;刘邦对楚汉之争做总结时,有“南宫设宴”。以此为头绪,足以梳理出楚汉之争的主线。有了这个关注点,再翻看秦汉鼎革的前史华章,竟然有“酒香迎面”的感觉。

本文出处:《酒史与酒文化研讨第二辑》,孙家洲、马利清 主编,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8月版。

亭长刘邦起兵前“喝酒二事”

西汉的开国皇帝刘邦生性旷达,以“好酒及色”而著称于乡里。司马迁在《史记高祖本纪》里,记载了刘邦没有起兵之前的“喝酒二事”,反映出刘邦不循惯例、落拓不羁的性情。

其一,在乡里的酒店经常“赊酒”并抵赖不还。

刘邦喜爱喝酒,但又时感囊中羞涩,所以经常去王氏、武氏两家酒店中“赊酒”,每饮必至尽兴醉卧,所赊酒资应该不在少数。刘邦其时是秦王朝的沛县泗水亭长

(亭长是掌管社会治安的底层官吏,类似于当今城镇一级的派出所所长)

,又喜爱广交朋友,在当地是有点社会影响力的人;一般人当然不敢开罪他。两位酒店老板,尽管把所赊酒钱记载在案,却无胆量当面讨取;刘邦好像也从未想过要重生之豪门娇宠公主归还酒钱。因而,每到年终,酒蒙特布朗司店老板只能毁弃赊酒凭证。此事在乡里间必定是广为撒播的。

比及刘邦当上皇帝之后,王氏、武氏两位酒店老板再说起当年的旧事,就制作起神话来了——“常从王媪、武负贳酒,醉卧,武负、王媪见其上常有龙,怪之。高祖每酤留饮,酒雠数倍。及见责,岁竟,此两家常折券弃责”。透过这种“民间政治神话”的迷雾,后世读者仍然能看清楚,当年的刘邦不只是酒徒,还有“赊酒赖皮”的不良记载。

床第

其二,以大言闯宴蒙酒,并且面无愧色。

刘邦行事多带游侠习尚。他虽生长于一般农家,却自幼不喜农田出产。在担任沛县泗水亭长之后,更与县衙中的大小吏员过从甚密,其间与萧何、曹参结为知交。刘邦的方位尽管低于县吏,但他自视甚高,经常与县吏们斗口争胜,在摧辱别人之中,得到一丝优越感。一班县吏们也就把他当作爱说鬼话之徒看待,无人与其争一日之长短。

某日,县令的老友吕公,自外地举家迁居沛县。县令设宴接风,沛地好汉、吏员闻风之后,或出于甘愿凑趣,或出于无法唐塞,纷繁带着金钱礼品前来道贺。沛令托付精明能干的主吏掾萧何料理盛宴,按贺礼多少决议席间的方位,凡礼钱超越一千的,即可到堂上入席,缺少一千的,只能坐在堂下。贺客们入席方毕,门口又传进一张名帖,上写“贺钱万”。吕公得知有如此豪客莅临,亲身到门口sw167迎候。只见来客昂可是入,手中实不宜华健康,秦汉鼎革之际的“酒宴”,公务员论坛持一钱。萧何只好以戏弄之语为刘邦解嘲:“萧何曰:‘刘季固多大言,少成事。’”

这位吕公见刘邦气度不凡,尽管靠伪称有重金相贺而“混”入正席,却吃喝谈笑,目中无人,更无一丝歉愧之色。吕公心中暗暗称奇,席间有意结交扳话,并在酒后留下刘邦,把爱女许配于他。不料,吕母对吕公的决议大为不满,连声诉苦:“公始常欲奇此女,与贵人。沛令善公,求之不与,何自妄许与刘季?”吕公曰:“此非儿女子所知也。”就这样,刘邦意外地获得了娇妻。这位吕公的女儿,便是大名鼎鼎的吕雉,日后汉高祖刘邦的“正宫皇后”。这位吕公,在刘邦不得别人好评的时分,竟然以女儿相许,倒也称得上是“慧眼识英豪”。刘邦大言闯宴以及顾盼自雄的气势,是他遭到吕公高看的原因。

亭长刘邦醉酒斩蛇起义

秦二世元年

(公元前209年)

,陈胜、吴广在戍边途穆姜传中带领戍卒们在大泽乡揭竿而起,轰轰烈烈的全民反秦运动摆开了帷幕。

陈胜起过后不久,项梁主谋,项羽协同,杀秦会稽郡守,起兵略地。

陈胜身后,“好奇计”的范增向项梁主张,寻得楚怀王之孙,立之为王,仍取楚怀王的名号,用于拉拢楚地蜂起诸将。项楚实力,成为反秦义师的中心。

在此过程中,刘邦在老友萧何、曹参的帮忙之下,也袭杀秦的沛县县令,自称“沛公”,率充足子弟投依项梁。成为楚军中的一支重要力气。

追述刘邦起兵的来源,颇具传奇色彩——醉酒之后,斩蛇而成事。

秦末大乱未起之时,刘邦以泗水亭长的身份,为县府押解一批刑徒前往关中,参与骊山坟墓的建筑。自从动身以来,刑徒流亡的工作就不断发作,流亡的人越来越多。刘邦暗自估量,比及达目的地的时分,大约刑徒们也悉数逃光了。依照秦朝的酷苛法令,刘邦作为押解刑徒的负责人必定要被严峻惩治的,乃至于生命不保。朝廷以暴政待民,人心尽失,刘邦心中料定这个政权不免有分崩离析之患,自己不如早做计划。因而,走到丰县以西的荒泽之中,刘邦传令中止前行,在苍莽夜色野香牛根之中,与同行者酣饮一番,并且当行将押解的刑徒悉数纵放。在场的刑徒中有十多位勇士,叹服刘邦的敢做敢当,自发标明存亡相随。

借着酒后豪气,刘邦带领追随者连夜跋涉在荒泽之中,还派出一人前行,权且充作军旅跋涉的开路先锋。一瞬间,前行者神色紧张地回来陈述:“前有大蛇当径,愿还。”高祖醉,曰:“勇士行,何畏!”他挺身前行,拔出身上的佩剑,以他自己前所未见的武勇神态,将拦路的大蛇斩为两段。蛇死而路开,刘邦雄赳赳地走在前头,带领世人持续前行。走过几里路之后,刘邦醉卧在地,酣然入眠。

刘邦斩蛇的豪举,使追随者更为敬仰不已。一个新的神话也随即呈现了。当天有人在刘邦一行人之后赶路,经过刘邦斩蛇之处,见到一位老妇人在深夜痛哭。路人问她为何哭泣?老妇人答复:“人杀吾子,故哭之。”人曰:“妪子何为见杀?”妪曰:“吾子,白帝子也,化为蛇,当道,今为赤帝子斩之,故哭。”路人确定老妇人一派胡言,预备好好怒斥她一番,不料老妇人却忽然奥秘地消失了。这位路人当然感觉奇特之极。他持续前行,赶上了正在歇息的刘邦一批人。恰恰刘邦也过了酒劲而清醒了过来。后来者把途中的奇遇奉告了刘邦等人,咱们都感到惊讶,唯一刘邦心中特别快乐,自己醉后的斩蛇之举,竟然可以与赤帝之子相联系了!为此他颇感自傲。这段无法考证的传奇,震撼人心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:“诸从者日益畏之。”刘邦竟然有些崇高性了!

古人依照“五德终始说”的理论结构解说朝代的兴替鼎革,在组织了汉朝居“火德”“色尚赤”的序列之后,刘邦以“赤帝子”的身份而斩“白帝子”的风闻,竟然成为刘邦灭秦兴汉的预兆了。

刘邦的斩蛇,原本不过是深夜荒漠的酒后“豪举”,宜华健康,秦汉鼎革之际的“酒宴”,公务员论坛或许便是俗话所说的“酒壮怂人胆”,经过再三改造和神化之后,却被“升格”为改朝换代的标志。人间之事,奇也不奇?

尔后,刘邦以“沛公”的名号,加入了宜华健康,秦汉鼎革之际的“酒宴”,公务员论坛反秦义师的阵营,其影响日益扩展。从斩蛇起事到自称沛公,刘邦的戎行由弱到强,并且戎行的底子骨干力气开端构成。

楚汉之争的前奏:触目惊心“鸿门宴”

因为秦朝廷的全力打压,反秦义师一度遭受了严峻波折。秦军统帅章邯打败了陈胜的主力戎行,吴广、陈胜先后被杀。章邯毫不留情地对各地义师打开打压。在反秦义师处于低落的时刻,由项梁、项羽叔侄二人带领的楚军,成为抗击秦军的中坚力气。由项梁拥立的楚怀王,天然成为反秦义师中继陈胜之后的政治中心。

此刻的沛公刘邦,还没有完全独立的才能,他审时度势,及时投靠到项梁麾下。项梁很器重刘邦,刘邦也对项梁充溢敬意。此刻的刘邦和项羽,同为项梁麾下的重要将领。

项梁在此一阶段,无疑起了掌管全局的作用。惋惜的是,项梁在连捷之后,盲目轻敌,秦军统帅章邯突袭定陶,项梁战死。

此前项梁所拥立的楚怀王,在反秦奋斗中曾发挥了召唤关东诸侯的“盟主”作用;但在项梁的操控下,他形同傀儡。项梁被章邯袭杀后,楚怀王急谋应变之策。明显,怀王有意脱节傀儡方位,这当然需求按捺项羽的力气,也为尔后刘项之争埋下了伏笔。

秦军统帅章邯,认为楚军已无所作为,所以率军进攻割据一方的赵国,兵围赵都邯郸。赵国君臣,一面兵分苦守,一面向各地义师求救。楚怀王决议兵分两路:一路北援赵国,以善谈兵略的宋义为上将军,以项羽为次将军,以范增为末将;一路西征关中,以沛公刘邦为将。援赵戎行是主力,集中了精兵良将,且加封宋义为“卿子冠军”,赋予总领各部楚军的实权。西征军则为偏师。战略目的在于相互配合,操控秦军,使其首尾难以照应。为了鼓励分兵作战的将士,楚怀王“与诸将约,先入定关中者王之”。关中是秦的内地,其时是富甲全国的“天府之国”,这一垂饵对拥兵将帅来说,颇具诱惑力,天然也就为后来的“鸿门宴”和楚汉之争埋下了伏笔。

宋义率主力军援赵,行至安阳,驻兵46日而不进攻。项羽一怒之下,在帐中立斩宋义,以其首级传示兵营,诸将惧而从命。楚怀王在既成事实面前,只得录用项羽为上将军。项羽杀将夺军,充沛显现了他的决断勇毅,已是威震楚国,名闻诸侯。

项羽为了鼓励将士殊死搏战,指令背水一战,仅带三日军粮。全军将士深知,此战绝无后路可退,他们以有进无退的气势,向秦军大营发起了进攻。围困巨鹿的秦军,原本驻扎在北部距离,备御匈奴,战斗力极强。此次赵都被困,前来拯救的诸侯戎行虽多,却无人敢向秦军应战。他们只是站在兵营壁垒之上,观看项羽所率楚军与秦兵的龙争虎斗。楚军将士无不以一当十,杀声连天,一日之间,恶战九场,直杀得骸骨遍野,残阳泣血,导致这支能征惯战的秦主力戎行,一日覆亡!空前的恶战完毕了,观战各国将士对项羽和楚军的神勇,无不惊骇失容。项羽召见各军将领,行至项羽军帐辕门,无不膝行而前,莫敢俯视。项羽经巨鹿之战,被东方各国将士推尊为“上将军”,获得了指挥东方义师的资历。

这以后,秦军统帅章邯所率戎行,亦被项羽连连打败。在内外交困之中,他带领20万残军投降了项羽。至此,一切有战斗力的秦军,均被项羽所消除。项羽为推翻暴秦操控,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奉献。

当项羽在河北与秦军短兵相接之时,沛公刘邦所率的西征军,绕道武关,进入了关中。刘沛西征,并未经过苦战,乃至没有打过一场像样的硬仗。遇到敌人据城守御,刘邦就指令部众绕城而行,他要保存军力,抢夺先入关中。

在分兵西征途中,刘邦不吝避敌不战,也要抢占先机,其急于称王关别吸了中的意念,是十分明确的。这与在河北专寻秦军主力决战,以报家国之仇的项羽,构成了明显的对照。

刘邦率兵直逼咸阳,新立的秦王子婴,规划诛杀赵高及其翅膀,自忖戎行溃散,民意已失,无法迎降刘邦,秦亡。刘邦以打败者的姿势,进入秦都咸阳。

灭秦的军事攻坚战,是由项羽苦战完结的;而灭秦的政治标志性作用,却是由刘邦获得的。

刘邦为了保证对关中的操控权,派兵镇守函谷关,想凭仗险关,扼住以项羽为首的关东戎行西入关中的孔道。

项羽率诸侯联军一路西进,兵至函谷关,得知闭关把守的将士,竟是沛公刘邦的部众;又收到了刘邦部下左司马曹无伤的密报,得知刘邦已预备称王于关中,不由大怒,即派精兵一举霸占函谷关。在反秦战役中的两支楚地盟军,在秦亡之后,敏捷演变成抢夺全国的潜在对手。

项羽在盛怒之下,传令军中:夜间聚餐休整,明晨出战,消除刘邦的戎行!其时,项羽拥众40万,驻扎在鸿门

(今陕西临潼县东)

。刘邦仅有10万军力,屯守霸上

(今陕西西安市东)

。两军相距甚近,力气比照悬殊,战役一旦开端,沛公刘邦绝无幸运获胜的或许。

项羽的叔父项伯,与其时做客于刘邦军中的张良曾是存亡之交,他不忍心看到老友丧身于玉石俱焚的兵劫之中,便于深夜暗入敌方兵营,发动张良流亡。张良立行将这一音讯奉告刘邦。刘邦大惊失容,在与张良密议之后,连夜面见项伯,用一番动听的言辞解说派兵把守函谷关的意图。刘邦托付项伯向项羽传达自己的心迹:我进入关中,一土一木不敢盲动,计算吏民户口,封存官府库存,只为等候项将军前来处置。分遣兵将,驻扎函谷关,只是为了防备其他响马收支,防备意外事故发作。日夜期望项将军提前到来,岂敢有他心!

项伯承诺做调解人,但又觉得两军已成仇视之势,仅凭自己的转达求情,恐怕难以避免这场劫难,所以主张:明晨沛公有必要尽早来鸿门兵营,当面向项羽标明心声,消除误解。

项伯连夜回来兵营,把刘邦的话转达项羽,并真挚劝慰。或许项羽原本就不略组词乐意与刘邦由盟友变为仇人,或许项羽认为刘邦的解说入情入理,他赞同了项伯的定见,传令暂缓进攻。但谋士范增却力主借机杀刘邦以除后患,项羽又处于对立之中。

次日清晨,刘邦率张良、樊哙等亲信人物,仅以卫兵百人随行,前来项羽驻地鸿门,参见项羽,力求化解危机。二人相见后,刘邦当即解说:“臣与将军勠力而攻秦,将军战河北,臣战河南,然不自意能先入关破秦,得复见将军于此。今者有小人之言,令将军与臣有隙。”率直的项羽,听了刘邦这番好像发自肺腑的表达,竟信认为真,乃至对想攻灭刘邦产生了一丝愧疚之情,应声说道:“此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言之。否则,籍何故至此。”

酒宴开端了。项羽、范增、刘邦、张良四人,根据宾主之礼入席。樽盏交织,笑言相向,却总有一股杀气横压在宴席间——足智多谋的范增,屡次目视项羽,让他指令诛杀刘邦,项羽心中已解除了对刘邦的歹意,成心假作不知;范增一时情急,连举所佩玉玦三次,暗示项羽,有必要痛下决断,项羽仍默然不该。范增出招楚将项庄,指令他以舞剑助兴的名义,乘机在酒席间刺杀刘邦。

项庄入帐后,拔剑起舞,满含杀机的目光,不时飘向刘邦,剑花如涛,杀气骤至。心中忐忑的项伯,天然看出了其间的奇妙,借“对舞助兴”之名,也入席舞剑。他成心以自己的身体封闭住项庄指向刘邦的剑路,项庄一时无法得手。张良对席间形式,了然于胸,急速离席,招待陪侍帐外的猛将樊哙,乘机救援刘邦。持盾牌撞入军帐的樊哙,以其刚勇无畏之态,再tomgirl加上一番义正词严的说辞,折服了项羽,令他入席陪饮。刘邦有了这位“守护神”,才觉得略微定心一些。

随后郑青文,刘邦、樊哙托言离席,仅带四人取捷径回来霸上兵营;留下张良一人虚与斡旋。张良估量刘邦等人已安定脱险,才以刘邦的名义,将玉璧一对献给项羽,玉斗一双赠给范增。项羽接过玉璧,置于坐上;范增把玉斗扔在地上,拔剑击碎,愤怒地说道:“夺项王全国者,必沛公也!”

刘邦回来兵营,当即斩杀左司马曹无伤。

这便是撒播千古的“鸿门宴”。

鸿门宴富于戏剧性,是因为宾主诸人均有明显的特性,也因为这是前史转机的一个要害。它实践上是楚汉之争的前奏,其时,项羽假如有意杀刘邦于酒席之间,的确一挥而就,可是,他太重情感,过于轻信人言,轻视了潜在强敌刘邦的心计权变,纵敌遗患,后悔莫及。

刘邦恰恰相反,他认清了危机,当即决议逆来顺受。他冒着被拘留乃至被杀的风险,亲身到访项羽的兵营,卑辞赔礼、竭力表达,总算骗取了项羽的信赖。过后,他当即斩杀曹无伤以除内奸,决不姑息手软,乃至也不怕由此引起项羽的疑忌。

鸿门宴,也就成为前史上知名度最高的宴会,以及与逐鹿全国关联度最高的宴会,更是“宴无好宴”的模范!

汉王刘邦彭城“日置酒高会”导致惨败

在项羽掌管“分封十八诸侯”后不久,操控齐地的田荣、称王汉中的刘邦等人先后起兵,使项羽的战略布局遭到破坏,其政治威望也遭到底子应战。项羽决议首要打压田荣。公元前205年的正月,项羽亲郑伽姬率精锐主力,北上伐齐。两军在城阳

(今山东菏泽市东北)

发作激战,齐军大北,一路溃败,独断残酷的田荣在内争中被杀。这原本是项羽赶快平定齐地的良机,可是,项羽以征服者自居,所过之处化作一片废墟。齐地军民被逼与楚军打开殊死搏斗,一时雄杰田横,乘机复起,从头组建了几万人的戎行,占有城阳,抵抗楚军。项羽屯兵坚城之下,在城阳堕入了久攻不克的被动局势。

项羽被操控于东方,为复据关中的刘邦供给了一个可贵的进兵机遇。汉王二年三月,刘邦运用项羽亲率主力出征田齐、后方空无之机,亲率汉军主力,出动戎行东伐。刘邦此次出动戎行的气势颇大,汉军以及威胁的“五诸侯”联军共有56万人。为了标明“师出有名”,刘邦发布了揭露声讨项羽的檄文。

四月间,刘邦及其盟友的戎行,三路并进,兵锋直指楚都彭城。因为楚军主力随项羽伐齐,汉军底子未经苦战就顺畅地攻占了彭城。其时,项羽的国都尽管暂时沦陷,但主力戎行未曾受损,刘邦却错认为全局已定,底子没有对项羽的回兵反扑做出防备,只知道“收其货宝佳人,日置酒高会”,尽显满意洋洋之相。项羽闻报,令诸将持续击齐,而自以精兵三万人回师突袭。怒火中烧的项羽,以闪电般的速度向刘邦统一指挥的联军发起了丧命一击。

楚汉之间的第一场大战——彭城之战,轰然迸发。刘邦的戎行尽管声称有56万之众,可是其盟军多为受威胁而来,故实践是乌合之众;再加上入据彭城之后,军纪松散,缺少警惕,其作战才能真实无法与项羽的精锐马队相抗衡。项羽可以发挥马队机动作战才能强的优势,远程奔袭,在敌军的不知所措之中,获得以少胜多的战果。彭城一场恶战,项羽大展威风,自晨至日中,“大破汉军……杀汉卒十余万人……多杀,汉卒十余万人皆入睢水,睢水为之不流”。这是多么惨烈的战况!

彭城之战的惨败,使刘邦苦心经营数月而建立起来的进攻态势毁于一旦,不得不由战略进攻转变为战略防御。项羽则又一次成了令全国诸侯敬畏的英豪。割地称尊的诸侯和军事将领由彭城之战得出结论:汉王刘邦不是楚霸王项羽的对手。从前跟从刘邦的盟友,除了常山王张耳之外,都背离了刘邦,或追求独立,或投靠项羽。以刘邦为首的反楚联盟至此分裂。

楚汉正面战场的军前“挑拨宴”

在楚汉之争中,刘邦可以将下风逐步转变为优势,要害是可以想方设法地延揽英豪,为我所用。而反观项羽,却与刘邦有着太大的距离。独立自主的汉军统帅韩信,六出奇计的战略家陈平,声称一世骁将的英布,都曾隶属于项羽,他们先后脱离项羽而归附刘邦,关于终究宜华健康,秦汉鼎革之际的“酒宴”,公务员论坛刘胜项败起了很大作用。

项羽虽黑奶头有武勇,却不长于用人。部下之中,论兵机韬略,只要一位范增;论用兵有大将之才,只要一位钟离昧。范增曾被项羽尊为“亚父”,钟离昧对项羽忠心不贰,便是这样两位可贵的文武人才,因为刘邦全权托付陈平,以四万斤黄金,行挑拨之计,成果使项羽对范增、钟离昧产生了警戒之心。在两军坚持的要害时刻,范增斗气求退,病死于途中;钟离昧一直未得重用,项羽所托付重担的龙且、曹咎等将领都有勇无谋,后来分别被韩信和刘邦击灭。假如智勇兼备的钟离昧能得到项羽的信赖,专方面之任,项羽总不致捉襟见肘。

楚汉两边戎行在成皋—荥阳一带坚持,一时输赢难分时,刘邦的重要谋士陈平献上“挑拨计”,破坏了项羽与其中心臣属范增等人的联系,导致楚军阵营离心离德,项羽不敢甩手使其部将独自统兵作战,直接造成了项羽实践上孤身作战的被动局势。关于这个杂乱的变局,《史记》给咱们勾勒出清晰可见的改变概括:

这以后,楚急攻,绝汉甬道,围汉王于荥阳城。久之,汉王患之,请割荥阳以西以和。项王不听。汉王谓陈平曰:“全国纷繁,何时定乎?”陈平曰:“……彼项王骨鲠之臣亚父、钟离昧、龙且、周殷之属,不过数人耳。大王诚能出捐数万斤金,行反间,间其君臣,以疑其心,项王为人意忌信谗,必内相诛。汉因举兵而攻之,破楚必矣。”汉王认为然,乃出黄金四万斤,与陈平,恣所为,不问其收支。

陈平既多以金纵反间于楚军,宣言诸将钟离昧等为项王将,功多矣,可是终不得裂地而王,欲与汉为一,以灭项氏而分王其地。项羽果意不信钟离昧等。项王既疑之,使使至汉。汉王为太牢具,举进。见楚使,即详惊曰:“吾认为亚父使,乃项王使宜华健康,秦汉鼎革之际的“酒宴”,公务员论坛!”复持去,更以恶草具。进楚使。楚使归,具以报项王。项王果大疑亚父。亚父欲急攻下荥阳城,项王不信,不肯听。亚父闻项王疑之,乃怒曰:“全国事大定矣,君王自为之!愿请骸骨归。”归未至彭城,疽发背而死。

这段有板有眼的传奇性文字之所以引起笔者的留意,是因为有三个要素。

1. 挑拨计的成果影响巨大,从人事联系上削弱了楚军的中心力气。

2. 刘邦相信陈平的主张,以黄金四万斤交给陈平运用,并且是“恣所为,不问其收支”,这种“用人不疑”的风格,真实可贵,不愧是开国雄主。

3. 陈平挑拨项羽与范增联系的具体做法,只是是借助于酒宴上的备菜与撤菜,表现出对“亚父使者”和“项王使者”招待标准之悬殊,这样的挑拨计是多么的大略,乃至不得不说好像儿戏。可是,在项羽那里却可以收到“挑拨”的实效。由此可见,项羽与范增的联系并不结实,这不是项羽对范增称号一声“亚父”就可以点缀的。陈平剖析的“项王为人意忌信谗”是那样的精确,而范增的倚老卖老和斗气出走,也是楚方高层人物之间缺少凝聚力的表现。所以这次“挑拨计”表面大略却收成奇效,真实不是幸运所造成的,而是楚汉两大阵营多方比赛的合理成果。

这便是为什么直到西汉火蓝刀锋之海龙王后期,还有人把陈平挑拨范增看作决议楚汉兴亡的底子大计,以及与长平之战中秦人挑拨廉颇有可比之处的奇妙之地点,“百万之众,不如一贤,故秦行千金以间廉颇,汉散万金以疏亚父”。这种前史的比照与联想,的确可以加深后世对前史反思的力度。

借助于“挑拨计”,往往可以收到出其不意的作用而旗开得胜。就军事理论而言,《孙子兵法》已有《用间篇》做了专门的评论。孙武对“用间”非常注重,他推重“五间俱起,莫知其道,是谓神纪,人君之宝也”。孙武还对“用间”的规模以及难度,做了可谓经典的论说:“故全军之事,亲莫亲于间,赏莫厚于间,事莫密于间,非圣智不能用间,非善良不能使间,非奇妙不能得间之实。微哉,微哉,无所不用间也。……故惟明君贤将,能以上智为间者,必成大功,此兵之要,全军之所恃而动也。”

应该说,对“用间”的注重程度,《孙子兵法》以专篇论说的方法,到达了他地点的春秋时代晚期的巅峰状况。可是,在两军对垒之时,用人妥当与否在可以决议两边胜败之际,只是经过招待来使的阵前酒宴,竟然就可以巧使挑拨计,到达如此成功的程度,刘邦和他的智囊陈平发明了“挑拨计”借“酒宴”而行的奇观。

项羽“军帐夜宴”垓下悲歌

楚汉之争正面战场的僵局一时无法打破,而韩信、彭越在项羽侧翼战场的军事进攻和游击作战,已使项羽的后方屡次紧急。刘邦运用这一机遇,先后差遣辩士陆贾、侯公游说项羽,楚汉罢兵和解,并且请项羽开释汉王的父亲和妻室,承诺两边罢兵休战。项羽虽有疑虑,却终究赞同了刘邦的提议,两边约好:以距离

(秦始皇时开凿的引水渠,坐落荥阳东南)

为界,平分全国,距离以西属汉,距离以东归楚。

在履行了约好典礼之后,项羽即如约我的艳遇开释了人质,并引兵东归。项羽预备承受东西分治的局势,楚军战士乃至要为庆祝战役的完毕而高呼万岁了。据记载,刘邦也有守约撤兵的计划,可是,张良、陈平却提出了毁约追击的主张。刘邦随即决议计划毁约并追击正在撤离的楚军,以完全消除项羽。这是楚亡汉兴的要害一步。

在违约追击项羽的途中,刘邦仍忧虑自己的部队不是项羽的对手,遂传令给韩信、彭越等军事实力派领袖,预约在固陵

(今河南淮阳市北)

合击项羽。韩、彭两军因故未至,项羽和楚军将士再次被刘邦的言而无信所激怒,回马一击,刘邦竟遭惨败,只好坚守待援。

在张良的主张下,刘邦差遣使者到韩信、彭越军中,以划地封王的条件,诱使韩、彭二军参与对项羽的围歼。这样,韩信、彭越和从头操控了淮南的英布等人,纷繁率军参战。仅韩信所部军力就多达30万人,而此刻项羽仅有缺少10万军力。刘邦以绝对优势,将项羽围困在垓下

(今安徽灵壁县南)

。在韩信的指挥下,汉军轮流进攻,一定将楚军切割、消除。

发作在汉五年

(公元前202年)

十二月的垓下之战,终究决议了楚亡汉兴的全局。在山穷水尽之中,终身神勇无敌的项羽,不得不面临走投无路。司马迁以如椽之笔,留下了项羽夜半置酒于军帐、醉歌大方的悲凉一幕。“项王军壁垓下,兵少食尽,汉军及诸侯兵围之数重。夜闻汉军四面皆楚歌……项王则夜起,饮帐中。有佳人名虞,常幸从;快马名骓,常骑之。所以项王乃悲歌大方,自为诗曰:‘力拔山兮气盖世,时晦气兮骓不逝。骓不逝兮可怎么办,虞兮虞兮奈若何!’歌数阕,佳人和之。项王泣数行下,左右皆泣,莫能俯视。”

这首《垓下歌》表现的是英豪末路的儿女情长。歌诗之中,项羽对自己天分神勇却堕入败亡,自有难言的苦闷和不解,但叹咏的要点在于愧对相伴多年的虞佳人。江山得失已退居其次,面临相随左右的佳人,项羽的真性情在败亡之前一展无遗。项羽虽疏于文采,但其真情流露的“虞兮”一周杰伦女儿姓名唤,足以使《垓下歌》成为永不磨灭的千古绝唱。

项羽的失利无法挽回。逃至陈坤不肯提起名扬花鼓乌江

(今安徽和县北)

后,乌江亭长驾船相迎,劝项羽当即渡江,再图善后。项羽以羞见江东父老之说断然拒绝过江。他步行杀向尾追的汉军,为自己的荣誉做终究一搏,身负重伤之后,自刎而死。成为我国前史上闻名的失利了的英豪。

项羽从24岁起兵反秦,轰轰烈烈,叱咤风云,终究却悲凉地完毕了自己的生命,年仅31岁。他活泼在前史舞台上不过八年,却如一颗横扫天边的彗星,令人难忘。楚汉之争,以刘邦的成功、项羽的消亡而告完毕。

汉高祖“南宫设宴”论胜败

汉高祖刘邦的开国之业,阅历了与各路义师结盟一起反秦、与楚霸王项羽争胜全国的两个阶段。特别是在“楚汉之争”宜华健康,秦汉鼎革之际的“酒宴”,公务员论坛中,刘邦屡次打败,不得不难堪流亡,乃至陷于生命危殆的绝地之中,可谓流离失所,备尝艰辛。在刘邦由下风而逐步转变为强势并终究成为开国之主的过程中,他首要不是依托自己的力气获得成功,而是有效地操控了他的部下,即后来所称的“汉家开国功臣”,使之各尽其力,各逞其能,总算消除强敌,成果伟业。

关于汉家开国的这一奇妙,刘邦自己并不讳言。在项羽消亡之后,高祖置酒洛阳南宫。酒酣耳热之际,他向在座臣僚提问:“吾所以有全国者何?项氏之所以失全国者何?”在王陵等二位大臣对答:“陛下使人攻城略地,所降下者因以予之,与全国同利也。项羽妒贤嫉能,有功者害之,贤者疑之,打败而不予人功,得地而不予人利,此所以失全国也。”

听闻之后,刘邦提出了自己的判别:“公知其一,不知道其二。夫运筹策帷帐之中,决胜于千里之外,吾不如子房。镇国家,抚大众,给馈饷,不停粮道,吾不如萧何。连百万之军,战必胜,攻必取,吾不如韩信。此三者,皆人杰也,吾能用之,此吾所以取全国也。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,此其所认为我擒也。”《史记》卷八《高祖本纪》,第380页。刘邦的成功,在很大程度上与他高超的用人之道直接相关。刘邦当年以此自诩,自有其根据。

还有一个问题,也许是咱们从酒文化研讨的视点可加以推论的——在“南宫论功”之时,汉高祖刘邦之所以可以把刘项胜败的原因,讲得如此逼真而不加粉饰,很或许与他其时处于酒后的兴奋状况有关。

汉高祖叶落归根,纵酒高唱《劲风歌》

汉高祖刘邦晚年最为满意之事,便是在御驾亲征平定了英布暴乱之后,出师途中路过他的故土沛地,停留多日,并且“置酒沛宫,悉召故人父老子弟纵刘奕飞酒,发沛中儿得百二十人,教之歌”。在酒酣耳热之时,刘邦自己击筑而歌:“劲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国内兮归故土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!”在一群故土童子的伴唱下,“高祖乃起舞,大方伤怀,泣数行下”。这的确是他的真情流露。

刘邦还对着故土的父老兄弟说道:“游子悲故土。吾虽都关中,万岁后吾灵魂犹乐思沛。”刘邦借着叶落归根的喜气,宣告将沛地作为皇帝的“汤沐邑”,永久革除当地大众的徭役,真正是“皇恩心胸介弟浩荡”了。这几天,应该是刘邦最欢喜、最满意的韶光。史称:“沛父兄诸母故人日乐饮极欢,道旧故为笑乐。十余日,高祖欲去,沛父兄固请留高祖。……高祖复留止,张饮三日。”计算时日,刘邦此次叶落归根,在沛县的停留时刻超越了半个月,简直每天都在酒阵醉乡中度过。这是多么乡情浓郁、志满意满!

由此而言,不只楚汉之争可以用“酒宴”串联为史,并且,汉高祖的终身,无论是青年时代,仍是逐鹿全国之时,或是老年满意之时,都与酒有不解之缘。刘邦性情中的豪侠之气、灵通胸臆,都与他“好酒”休戚相关。

本文原载于《酒史与酒文化研讨(第二辑)》(孙家洲、马利清主编,社会科学文献从出版社2019年8月版),原标题为“酒场原本是战场——秦汉鼎革中的‘酒宴’别解”。已获得出版社授权刊发。

作者丨孙家洲

摘编丨吴鑫

修改丨安也

校正丨翟永军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